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章 拜师门叔侄相认 龙虎榜广纳风云
    “什么!!!”

     跟着一起出来的周府家丁很奇怪自家老爷为何如此失态,因为对于他们来说罗祯提到的那个名字实在陌生。

     但是周景林的心里却在不住的翻腾。“破天神掌”刘正煊这个名字对于他来说太熟悉且重要了。在他生命的前二十多年里一直在一起练功生活的师兄的名字能不熟悉?能不重要?

     下意识的就释放出了浑身的气势,眼睛定定的看着罗祯。就连对罗祯的称呼都变了。

     “罗贤侄,你说的可是真的?刘正煊他真是你师父?”

     强大的气场让罗祯就像是掉进油罐里的飞虫,摆个手扭个头都是那么的费力。相反周景林身边的家丁却丝毫不受影响,这就是武林宗师的实力,让罗祯心下佩服。

     连忙不敢怠慢,暗暗运功抵住压力,再次行礼。

     “正是如此,在下的武艺具是师父所授,内功心法修的是弥罗长生功,武艺习得了太祖拳、破天掌、还有一套赶山彻地斧法。”

     罗祯顶着压力,依然不卑不亢侃侃而谈。倒让周景林十分的满意,以他的实力自然是在罗祯抵挡自己施加的压力是就看出来了他行气的法门正是和自己师出同源。又听得罗祯说的头头是道,当即就收了功。

     感觉到了周身的压力退却,罗祯浑身的身子骨也一松,定定的看着周景林,二人相顾无言。

     过了好久,周景林才放声一阵大笑。

     “哈哈……!好啊,好啊,不愧是英雄出少年!本事也好,品貌也好!最重要的——你是我师兄的徒弟!今年的大寿过得好!”

     “多谢前辈夸奖……”

     这边刚要跟着客气就被打断了。

     “诶!你怎么还叫前辈啊?!”

     罗祯一愣,随即便福至心灵,推金山倒玉柱的行了一个大礼。

     “师叔在上,弟子罗祯拜见师叔!”

     周景林满面春风,连连叫了几个好,上前扶起罗祯,拉着他的手就往院里走。对于他来说今天可真是高兴,首先知道了师兄的消息。其次是见到师门后继有人。虽然之前没有和罗祯有过接触,但是今日一见首先就能确定这是一位武学奇才,假以时日成就不会低于自己。同时对罗祯的人品他也很满意,毕竟罗祯在江湖上的名号可是“急公好义”,一个人名字可能是假的,但别人给的绰号却不会假。所以周景林很是愿意认下这个师侄。

     叔侄俩来到前厅分主客就坐,罗祯来的实在是早,所以现在也真是没什么事,二人便喝茶聊天。

     “说起来我与你师父也二十多年未见了,我们当初年轻气盛时只怕还没有你呢,师兄想来可安泰否?”

     听到这么问,罗祯有几分尴尬。小心的措辞回答着。

     “师父他老人家一向康健,而且时常与我说到师叔,这次我出来还特意吩咐我要来拜见您呢……”

     却不想周景林一听这话差点把嘴里的茶水喷出来。强忍着咽下去就是一阵大笑。

     “你这小毛孩子真是的,撒谎都不会撒……师兄一向心思深沉,对于人情琐事也从不看重,他怎么会特意的吩咐你来拜见我?你也不用说的这么小心,我和师兄那是一辈子的交情,谁也都不看重这些。”

     这下子罗祯更尴尬了,臊的满脸通红,和方才的不卑不亢判若两人。

     闲聊了几句过后,周景林摩挲着茶杯,他觉得有必要谈谈正事儿了。

     身为一个老江湖,他一眼就能看出来罗祯此行觉不简单,肯定是肚子里有话,只不过年轻人顾及脸面,不好意思提。

     “不知贤侄近日可是有何烦心之事?如果有就尽管说出来,师叔我能混迹江湖几十年,相信可以帮到你。”

     罗祯暗自苦笑,心说“您要是帮不了我就好了,省得如此为难。”再次起身,明显是要说重要的事。

     “说起来小侄当真是有一件要事,若非此事小侄还真不愿就这样上门叨扰,毕竟师叔您现如今声威显赫,而又人言可畏……”

     周景林点头表示理解。

     “可是……小侄的这件事普天之下却是求见您方才最为妥当。”

     “哦?什么事如此郑重?”

     罗祯又一踌躇,斩钉截铁的说。

     “小侄前几日于常州府武进县外的官道之上杀了铁健,所以求入龙虎十三榜!!!”

     “嗯?!”

     “咔嚓!”

     这下周景林可是失态了,竟失手捏碎了手中茶盏。

     “你说铁健是你杀的?”

     “不错,临安府衙的公人们皆可证明是我提着人头去领的赏格。”

     周景林抚须沉吟,他知道罗祯说的应该是不错,也明白了罗祯之前所说的话。因为“龙虎十三榜”!

     龙虎十三榜,乃是当今天下为武林高手排名之榜。

     以长江为界,南宋北金两国中的武林高手用北斗七星和南斗六星定下了北七南六共一十三张大榜。每张榜上则按照七曜之数罗列出了七名高手。十三张榜共计收录九十一名高手。又因为江湖上人往往将一张榜上的排名按照“龙、虎、象、狮、罴、豹、狼”来评论高低。故而有了“龙虎十三榜”这一称谓。

     “龙虎十三榜”中的十三张榜是南北两地分开排名,南国排六七四十二名高手,北地占七七四十九位高手。而南北两地的高手若想入榜则需经过北七榜或南六榜中占据榜首的七位(六位)榜魁中超过半数的人评定和公正下入榜成为榜主。当然,榜外之人向榜内高手挑战并胜利也可入榜,但必须是要有榜魁的承认。

     而今天罗祯要请求入南六榜的话最方便的方法就是挑战一位榜主,当然他已经达成了这一目标:那死去的铁罗汉铁健生前是南六榜第六印星榜上的最末一位,排名第四十二的榜主。

     这也是为什么他不得不必须见周景林的原因。

     南六榜第一令榜上排名第一的令榜魁首,同时也是南六榜上的第一高手:周景林!!!

     ……

     “原来如此是这样,那铁健居然是折在了你的手里。也难怪,多行不义必自毙,铁健多年来做了不少恶事,有此下场并不奇怪。既然你是独自杀的他,那你就拥有了入榜的资格,不过正式入榜却要等到今年的腊月十五那天榜魁聚首。”

     毕竟“龙虎十三榜”几乎就囊括了天下中的一流高手,所以榜主的更换根本就不可能出现“城头变换大王旗”的现象。所以每年榜魁们都只选在腊月十五这天聚首,汇总榜主变动,并重新刷印十三榜,传檄武林各处。

     罗祯从善如流,一旁的周景林却又语重心长的说。

     “贤侄,休怪老朽我多言。木秀于林风必摧之的道理你应该是懂的。你还年轻,为何要如此急切的入龙虎榜?要知道,那铁健虽然不是什么好东西,更别说是什么一代宗师,但毕竟是在淮南盘踞多年,这次是碰巧他只带了这么几个人形单影只的来到ZX路,才被你就这么击杀在当场。可你想过没有?他这十多年里在江湖上好歹也算是树大根深了,武林中有不少的亲朋故旧。你就不怕往后的路难走了?以后可千万要留个心眼儿,记住做人留一线,他日好相见。这次我替你接过去了,今天事了我就放出风去好叫你高枕无忧。”

     听了周景林的话罗祯真的是很感动。他能听的出来,自己的这位师叔的确很爱护欣赏自己,虽然有着同门之义,但毕竟他们今天才算是见了第一面。想着想着不由叹了口气。

     “小侄多谢师叔爱护,其实小侄又何尝不知道这个道理,只是不这么做小侄真的是不知前路该怎么走啊!”

     顿了顿,组织了下语言,罗祯又接着说。

     “实不相瞒,小侄在江湖行走三年,第一年屡经砺炼,武艺境界突飞猛进。可就在两年前,我便到了今天的这个程度,接下来的一年我毫无寸进。师父说我以达到瓶颈,需要再闯江湖找到能让自己百尺竿头更进一步的契机。可是这又是一年我同样是原地踏步,想来想去,目前就只剩下入龙虎榜,与顶尖高手争锋这一条路了。”

     周景林字字都听进了耳朵里,既感慨罗祯如今十九岁的年纪便踏入了顶尖高手的行列,又担心罗祯进境过快伤及自身。很明显现在他两年毫无长进就是证据。他觉得有必要帮帮罗祯。

     “孩子,你恐怕领会错意了,师兄的意思应该是想让你先慢下脚步。先炼心!”

     “心!?”

     罗祯有些糊涂,正要再问,门外的小厮扑腾腾的跑进来,满脸喜气。

     “老爷老爷!少爷回来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