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17章 死讯
    刘氏压根没想到,自己与女儿通话才两个小时不到,竟然就接到女儿公司的电话。

     “阿姨,我是丰宏电子有限公司的小李,有个很不幸的消息要告诉您,希望您能节哀,您的女儿贾花刚刚出了车祸…..意外身亡。”给刘氏报信的是丰宏电子有限公司行政部的李旺兴。

     “你说什么?”刘氏屏住呼吸问。

     “我们也很难过,阿姨,贾花还这么年轻….请您节哀。您看什么时候来上海,我安排车去接。”

     刘氏半响没出声。

     她想起自己最后对女儿说的话,“你要是不同意就死在外面别回来。”

     花花是真生气了?这死丫头不愿意嫁给王得生,居然想出这种阴招来吓唬我?

     “花花呢,你让花花来接电话!”刘氏有些生气地对李旺兴说。

     “阿姨,您不要这样,我知道您现在心里一定很难过,接受不了女儿已离世的消息,请您坚强…..”李旺兴压低声音尽量把语速放慢。

     “你跟花花什么关系?是不是她叫你来骗我的,你跟她说,别用这个吓唬人,王得生已经规规矩矩请了媒人明天正式来提亲了。叫她不要东想西想,还跟我耍起阴谋诡计了,这死丫头!”

     刘氏的声音很大。

     李旺兴一时语塞。

     他清了一下嗓音,对刘氏说,“阿姨…您家里还有其他人吗?”

     “花花不肯来跟我说话?是不是?我跟你说,他爸跟我一样,就是这个态度。不管怎么样,她就是得嫁这个王得生,叫她别费心思了。真读成书呆子了,能嫁给王得生这样的人,是她前世修来的福份,还不知足。”

     “阿姨….您看,能不能叫家里的其他人接一下电话?”李旺兴小心谨慎地说。

     刘氏有些不高兴地说,“你等会。”她拿着电话,走到堂屋,将电话递给一个人正喝着酒的丈夫贾会平手里。

     “花花公司的电话。”她对他说。

     “什么事啊?还非得我来接。”贾会平斜了老婆一眼,接过手机,嘴巴里嘟噜了一句。

     “您好,您是….贾花的父亲吗?”李旺兴问。

     “怎么了?”贾会平红着脸,问。

     “是这样的,叔叔,就在今天,两小时前,贾花坐的公交车与一辆小汽车相撞,很不幸,您的女儿贾花当场身亡。您看看,什么时候来上海,我安排车去接,我姓李,是丰宏公司的行政主管。”李旺兴这次将事情说的比较具体。

     “你说什么?当场身亡?这….这怎么回事?”贾会平忽地从凳子上站起来,“明天王老板就来提亲了呢,怎么回事?”

     “对不起!我们对这件事的发生也很震惊,很难过,不过….请节哀吧。您看什么时候来上海?贾花的遗体还在医院。”

     贾会平眨巴了几下眼睛,“这是真的?你说花花死了?”

     “我们公司全体员工都感到很痛惜….不过,活着的人更重要,请您和阿姨都保重身体。”李旺兴说。

     刘氏看到丈夫陡变的脸色,才意识到并不是女儿合伙同事来吓唬她。

     花花是真的没了?

     她的身子摇晃了一下,一只手捂着胸,一只手扶着一张凳子摊坐下去。

     “明天早上我坐第一趟车到上海….”贾会平垂着头,有气无力地说。

     “您上了车给我打电话,我安排司机到虹桥火车站去接。”李旺兴说。

     贾会平挂了电话,重新坐下来,他把面前的酒瓶子推到一边,两只眼直直地盯着桌面。

     “怎么就死了?”

     刘氏坐在丈夫对面,她仍然有些不相信。

     “他们说的是真的?不是这丫头骗我?”

     贾会平摇摇头。

     “哎哟,我的花花哟…..我千不该万不该对你说那样的狠话啊….我的花花哟,我苦命的花花啊…..你这样让妈还怎么活啊…..我逼你不是要害你啊,妈是心疼你,想让你找一个好人家….我的花花啊…..”刘氏突然上身趴在桌子上,大声哭起来。

     贾会平面无表情地看着妻子的双肩一耸一耸。

     这丫头命硬,在他娘肚子里的时候,几次想把她打掉,她都挺过来了。生下来,也没怎么管她,却长得壮实。现在能挣钱了,而且马上就要给贾家找一个金龟女婿….

     竟然发生这种事!

     发生车祸,当场身亡!

     好好的一桩婚姻泡汤了!

     贾会平心里十分难受,倒不是因为这个女儿的突然离世,反正这贾花本来就是一个来历不明的野种,从她出生到现在,他几乎没有正眼看过她。

     唉,可惜了,王得生,这个金龟女婿与贾家无缘了。

     刘氏越哭声音越大,哭自己的遭遇,哭花花的遭遇,哭自己对花花的态度…..

     “哎哎,有完没完?哭得烦死了,死都死了,哭得回来?”贾会平用手掌拍了一下桌子,不耐烦地说。

     刘氏的声音小了下去,嘴里说,“这孩子长这么大,我们都没好好疼过她…..”

     “她来这个世界本身就是一个错误!没疼过她?我们供她上学这么多年来,什么叫疼?这不叫疼吗?现在又不是我们害死她的,是发生了车祸,她坐的公交车被小汽车撞了。”贾会平有些恼怒地说,“我还以为她跟王得生结了婚,我们贾家就能交上好运了。唉,我贾会平这辈子怎么就这么倒霉呢。花了那么多钱培养了一个大学生,好不容易现在有点用场了,却出了这摊子事,唉!”

     “花花这三年也寄了不少钱回来了,现在她人都没了,你就不要说这种话了!说到底,孩子有什么错!”刘氏抹着眼泪有些不高兴地说。

     “我供她读书这么多年,花的钱都够买栋房了。她才寄了几个钱回来!”

     “你想让她怎么样啊?都是你!要不是你看她不顺眼,要不是你死逼着她嫁王得生,我也不会跟她说那番话……说不定,我的花花就不会死了….”刘氏想到这个从出生到现在,一直备受人冷落,不知被她和眼前这个男人骂过多少次的女儿,心里十分自责。

     尤其想到自己最后跟女儿说的话,“你要是不同意就死在外面别回来。”就后悔得用手拍打着自己的胸脯。

     “花花,妈也只是生气随口说说的啊,你怎么就真的…..我的花花啊….”

     贾公平看到老婆埋怨他,还哭得越来越伤心了。他站起来,吼道,“我逼她嫁给王得生不对啊?人家什么条件,她什么条件?我是想让她过上好日子,懂不懂?要哭自己在这哭吧,我进屋睡了,明天还得起早赶去上海。”

     贾会平离开堂屋后,刘氏重新趴在桌上,她哭女儿短暂而苦命的人生,也哭自己不被人知的痛苦与辛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