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章【老宏之死】
    云天从浴桶里爬出来,穿上衣服,然后把水倒了,接着还把衣服洗了,最后才去床上盘膝修炼。

     虽然他知道自己修不出来真气,但有一次他炼功,筋疲力尽的时候他来打坐,发现可以很快的回复他的精神,而且也可以让身体得到放松,他就乐此不疲的修炼了。

     一个晚上过去,云天又再次充满了精神。起床后,先从床边箱子里,拿出了一个像护腿样的东西,把他套在了腿上,然后去跑山门的上山路了,下了在上,上了在下,来来回回,好像不知疲倦一样。

     “呼……呼……这个护腿对现在的我来说还是有点重了。”

     一边跑,云天一边掂量着。

     “呼……呼……就先这样吧,等过几天,我应该就可以适应。嗯!云天加油,要想在天上飞,你还早着呢。”弄了半天云天这么努力的锻炼,只是为了可以在天上飞。

     这个梦想,如果是对于那些修炼者来说,完全就是一个小的不能够再小的愿望。

     但是对于他云天来说,却是一个遥不可及的奢望。

     在山门的一座山上,有两个老者,身着道袍,头戴道冠,一身仙气。

     其中一人,站在崖边,看着下面的山雾,道:“师兄,这孩子毅力不错,三月持续不断。可惜并无好灵根,要是他有好灵根,能够修炼,那就凭借他小小年纪,如此毅力,迟早会成为宗门内门,乃至核心弟子之列。”

     另一人点点头,道:“不错,以勤补拙。足显此子毅力异于常人。只是命运天注定,既然上天让他不能修行,那我们也无计可施。”

     两人如是的点点头。对于修道,修的乃是命,是天。乃是一切自然,乃是顺应天命。

     好一会,另一人才道:“听说凡俗,又有魔门余孽,蠢蠢欲动。”

     “也就是一些小魔,我已经命人下达了任务,听说是几个内门弟子接下,顺带和外门的主事弟子,一起而去。此外门弟子,听说是从外门世界而来,是以应该在路途之上,帮助得到他们几个人一把。”

     “只不过,我还是担心,那几个内门弟子,自命不凡,不知天高地厚,出门就惹祸呀。”

     其中一人点点头:“嗯,你说的不错。这些弟子,从小资质不错,得到门派全力培养。一个个自命不凡。这出门在外,很容易就把其他人看在眼里,傲气得很。但这也却不失为一个磨砺的机会,好好磨砺一番他们的傲气。”

     “好了,他们的事情,我们就不要担忧了。命运天注定。是生是死,一切都的看个人造化。来,喝茶。”

     要是内门来一个弟子,看到这两个人,一定会吓死,尽然是本门的掌门和大长老。

     清虚剑派的弟子,也就是在拜入山门的时候,看到过一次掌门。想看第二次,基本不可能,除非你修到了元婴期,乃至以上才有可能,有机会看到他们。否则其他时间,你最好还是不要想了。

     “呼……呼……”

     一口气,云天直接跑了二十个来回,身体累得不行,身上得衣服,早已经是被汗水浸湿,都可以拧出水来。

     一股股的热气,不断的从身体之中冒出来。喘着粗气,缓慢的慢跑,让自己的身体,能够有一个平静的过程。

     只是,虽然很累。但是陈默知道,还不够。这第一层的修炼才刚刚开始而已。

     累归累,但是只要一想到自己的理想,眼里就充满了斗志,眼中闪烁着坚毅的光芒。

     “呀。”

     “碰。”

     云天对自己的狠劲,让外门弟子心惊胆颤。不时的就拿身体去撞石头,这和用鸡蛋去撞石头,又有什么区别。

     有时一些内门弟子,从他头上飞过也是被吓一跳,太狠了。每一次的修炼,哪次不是伤口不断,严重的时候,甚至还断裂了几块骨头。在整个门派,他们从来没有看过,谁对自己这么狠的,每天都是把自己,弄的鼻青脸肿的不说,身上更是大大小小伤口数百。

     虽说在修真界,人断几根小骨没有什么,很快就会在灵气的滋润下痊愈。但那也是对那些修炼者来说的。

     而云天就只是一个普通人,不能够修炼之人。身体之中根本就无真气可言。是以,云天就只能借助医药来医治。

     而实际上,宏老不知道,陈默就更不知道。所谓的【锻体诀】,实际上乃是佛道弟子,自小开始打根基的功法,为的就是能够锻炼出更加强大的体魄。

     而这本功法,乃是自远古传下,早些年还有佛道弟子修炼,倒是到得如今,却是再也没有人修炼。功法虽然传的很多,但是修炼者,无不是在看到内容之后,一一放弃。

     简单的说就是对自己太狠了,所以佛道没有人练了。但宏老爷子是修道的,又没有佛道朋友,没有人告诉他。

     而且这功法,也只是他在山下集市,购置的便宜货。认为这么便宜,一定很简单,也就没有看内容。认为可以给云天锻炼身体,这才买回来的。

     这只能说,一切都是命。实则是老宏也很无辜。

     如果他要是知道,这功法这么虐人,早就不知道被他丢到多远的天边去了。

     时间从来都不会等人。

     眨眼之间,云天这般虐自己的修为,很快就过了三个月。

     这天,云天走在回房间的路上,身上只穿了一条长裤,他的身体看起来就好像是铁条一样。八岁的孩子,看起来却如同二十多岁的年轻小伙子一样。

     一条条的肌肉隆起,看起来好吓人,仔细看的话,你还可以看到身上,有些地方还是乌青的。

     “云天回来了,等下记得到我房里来,我帮你抹药。你这孩子那么拼命干什么。”此人有些责怪的道:“宏老头不在,小狗子也有自己的事情要做,都没有时间照顾你,等两人回来我一定要好好说道说道。”

     其实他们也知道云天的梦想,想要像门内弟子一样,在天上自由飞翔,才会那么拼命的。所以平时他们,能帮到的地方都会帮。

     就比如这个叫李如的老者,他以前在俗世的时候,医术强大,所以他就帮云天疗伤,那些乌青,断了的小骨,被他涂抹强效药膏,第二天就会痊愈,生龙活虎。

     很快,云天就洗刷了一番,再次来到李如的房间,客气的道:“李爷爷,又要麻烦你了。”

     “你这孩子,都说了别和我们客气。来躺下。”

     云天微微一笑,照做。

     敷药的时候,李如是一边掉着眼泪,一边给云天敷药。

     他们都是看到云天长大的,在他们心中云天就好像他们的孙子,儿子,弟弟一样。

     看到云天这样,他们满是不忍,才仅仅八岁的孩子呀,本该是在家人怀里撒娇的年龄才对。

     大家都劝过他,都说身体健康就可以了,不用那样的,修炼也没有什么好的,等等一些劝云天的语言。

     可惜云天,并没有听他们的劝阻。

     只是对着他们笑笑,不言语。他知道这些爷爷和哥哥们,说的话都是为了他好,但说归说,点头应答归应答,但他还是接着修炼。

     第二天,云天刚准备要去后山,继续着他的修炼,却被小狗子叫住了。

     “云天,快,快,和我来!”小狗子显得很是焦急:“内门管事要见我们,快,跟我走。”

     “嗯,好的,这就走。”

     云天虽然疑惑,但还是跟着小狗子一起而去。在经过内门范围,被早已经等候多时的内门管事,给接进了内门。

     等两人随着内门管事,进入内门【任务殿】之中,就看到好几个站定之人,身上满是鲜血,还有一个人少了一条胳膊,而地上则躺着一个用白布盖着的人。

     云天一进来,就看到都是眼熟的人,他记得这些人,是和宏爷爷一起,出去历练内门弟子。但站着的人群里,却是没有宏爷爷。一时间心里莫名的就开始慌乱,很是不好受。

     一下子云天的脸色就变白了,他颤抖的看向其他人的眼神,可惜这些人,无一不是目光闪避,躲着他。

     云天颤颤巍巍的走过去蹲下,用抖动的的手,把白布掀开一点,入眼真的是那熟悉的脸孔,一下子云天就慌了,乱了。

     “宏爷爷,宏爷爷,你醒醒啊。你怎么了。小天在这里呢,你醒醒啊。我知道你一定是累了,睡着了。小天不哭,小天等你醒过来……”

     “宏爷爷说了,要回来检查我的修炼进度的。宏爷爷,你睁开眼睛看看啊,小天我又长高了,身体也变强壮了,爷爷你睁开眼睛看看我,好不好呀。”

     “哇……哇……”

     “爷爷你睁开眼睛啊,我不要你走!我不要你走呀!”

     云天一个劲的摇着老宏的尸体,小狗子则是蹲在旁边,也呜呜的大哭起来。

     如果说云天和老宏是爷孙一辈的话,那他小狗子和老宏,那就是父亲与儿子一辈。他们双方的感情,都不会少。

     “宏管事是被罗刹门弟子偷袭而死,当时我们也没有反映过来,等我们回过神来,宏管事的丹田已经被刺穿。等我们把那些人都杀了,白师弟也缺了条胳膊,而宏管事也就只剩下一口气。他最后说要见小天,我们就极速的把他带回来了,但是还是慢了一点。等我们距离山门不远时,宏管事最后还是没有撑住,唉……”

     此次历练,不可谓不惊险。途中几次遇到危险,如若不是老宏,他们几个毫无经验的小子,又怎么可能能够有如今这等实力。但一想到宏管事的死,他们几人就满是自责。

     而此刻在看到云天的悲伤,就更是觉得内疚。

     ……

     从宏老爷子走后,云天脸上就再也没有露出过笑脸。小狗子看到云天脸上木讷的神态,就对他说了一些,宏老以前对他说的俗世界的种种,终于是唤醒了云天的一些神智。

     最后小狗子实在是,不知道怎么办才好,道:“要不小天你去凡人界吧,去看看宏爷爷的家乡怎么样,听宏爷爷说他在凡俗界,好像还有可能还有亲人呢。”

     本来只是稍稍恢复一些神智云天,立马被小狗子的话给吸引了,转过头看向对方。

     云天问道:“在哪里?”

     小狗子道:“蓝水星!”

     第二天云天透过曾今的李管事,找到了内门管事。对他说了自己想要去俗世界生活,内门管事自然不会阻止,说第二天就会派人送他下山,叫他收拾收拾。

     翌日一早,一人找到了云天,道:“可以走了吗?”

     “小狗子哥哥,我走了,你以后多多保重。等以后有机会,我会回来看你的。”小狗子点头,对着云天挥挥手,告别了对方。

     云天被对方抱着,然后就上了飞剑,一道蓝光划过天际,消失在了朝霞之中。

     小狗子望着天上,想着刚才云天的话,却是不禁的微笑了。

     再见,怕是再也不能见了。

     在飞剑上,云天感觉不到任何的风劲,而面前不远处,则是有一个透明的罩子。而这就是真气所形成。

     看着身边的景色,飞速的从自己身边掠过,云天知道自己已经,离开山门很远。虽说这一次终于圆了他飞翔的梦,但是却也打破了他宁静的心,从新凝聚出了一颗想要变强大的心。

     他想要获得强大的力量,他想要为宏爷爷报仇。当时的凶手,虽然已经死了。

     但是,他记住了【罗刹门】,他想要覆灭了【罗刹门】。如果不是【罗刹门】,宏爷爷就不会死。他也就不会再次成为孤儿。

     力量!

     强大的力量!

     无比渴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