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章:贷款风波
    翌日,清晨。

     宁玄从被窝里伸出手摸过枕边的手机,抬头看了看时间。早上八点,正是其他人上班或者上课的时候。

     坐起来打了个哈欠,宁玄挠了挠头,从床上下来了。走到下面的客厅,宁玄发现紫幽早已经起来了,正坐在晨曦下的桃花林里喝葡萄酒,依旧是赤.裸着上身。

     “今天起这么早。”紫幽笑着给宁玄打招呼。

     “自然醒了,一会儿去银行办贷款,给宁曦把那间咖啡屋买下来。”宁玄一边伸着懒腰一边说。

     “你和宁曦的生日在什么时候?”紫幽问。

     “宁曦的生日是圣诞节,我的生日是新年。”宁玄淡淡地笑了笑,笑容来少见的有一丝落寞,“我们都是孤儿,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出生,生日都是自己定的。”

     “是么。”紫幽淡淡地笑了笑,笑容洒脱而温暖,“我的生日也是自己定的,以前是6月12,现在是8月13。”

     “……”宁玄看着紫幽那平和洒脱的笑容,心里莫名的有些感触。他当然明白紫幽说的前后两个生日是什么意思,不禁自嘲的笑了笑,自己到底是比不上这个成熟的男人。

     这时候白羽打着哈欠从楼上下来了,还是没穿衣服,长发垂在他的双肩,倒也挺有美感的。

     “都跟你说了早上别喝酒。”白羽拧着眉毛看了紫幽一眼,没好气的说,“要吃什么?”

     紫幽笑道:“蛋汤面。”

     “我也要吃蛋汤面!”宁玄赶紧举手表态。

     “自己弄!”白羽翻了翻白羽,你这个家伙居然还想让我给你下面,还没有睡醒嘛。

     “老哥,我也要吃蛋汤面!”宁曦的声音从上面传来。

     “好~”宁玄无奈地摇了摇头,转身进厨房和白羽一起下面吃了。他也没有穿衣服。

     宁曦下楼的时候看见自己的老哥、白羽还有紫幽三个人都半裸着身子坐在外面的圆桌上“呼哧呼哧”的吃面,阳光透过盛开的桃林照在他们三个人的肉体上,宁曦只觉得自己整个人都不好了。

     ……

     上午10点,宁玄带着自己的身份证、正式猎人证和守卫者队长证,“证证有辞”的来到了市区的人民银行,准备办理40万的巨额贷款。走进银行领了排队号,百无聊赖的宁玄摸出手机想看看新闻,正巧就看见一则关于自己的报道。

     新闻的标题是“江阳市有史以来最年轻的正式猎人”,新闻放着自己在猎人中心的插图,不过只有一个背影,大部分的文字都是对自己的猜测,除了名字和性别外,没有公布任何的个人信息。虽然没有什么太大的价值,但宁玄还是看的很开心,嗨呀,照片里这个哥们儿长得是真滴帅!

     正当宁玄一个人在那里美滋滋的傻笑时,银行外面忽然传来了女人的尖叫声:“抢钱啦!”

     宁玄第一个反应过来,单手在桌上一撑,从长桌上一跃而过,冲到了银行外面!那个抢钱的人还只跑出去几步,宁玄看清了他的身影,穿着破旧的蓝色衣服,应该是一个无家可归的流浪者。

     宁玄跑过去,很轻易的就追上了他,拦在他的前面。他看起来似乎只有二十来岁,眼中尽是慌乱的神色,看见宁玄忽然就拦在了他眼前,更是慌张的不行。

     宁玄看见了他,就好像看见了曾经的自己,那时候自己去超市里偷东西给宁曦吃,被人发现的时候,也是这样的神情。

     宁玄用力的抿了抿嘴,心里只有同情,还有几分莫名的心酸。

     “你把钱给我,我还回去。你如果需要钱,那我来给你。”宁玄说。

     “拦住了拦住了!赶紧过去把那个人抓住!”后面有人在喊,这一喊,就更让那个人慌张了,向绕过宁玄逃走,却又被宁玄拉住了。

     “把钱给我,你到前面的路口等着,一会儿我过去给你钱。”宁玄真挚的说,看见他这个样子,宁玄心里真的很难受。

     而这时旁边的人还有后面的人已经围上来了,他想跑也跑不了,像个被困在笼子里的小白鼠,慌张的找着可以让自己逃离的方法。

     置身事外的人永远都是那副高高在上的模样,他们围着被宁玄拉住的人,一脸鄙夷的指指点点,说什么“都能出来抢钱,但不知道去找工作”,“手脚健全起码可以去做个服务员”之类的话。

     宁玄根本不想搭理这些人,没有亲身经历过流落街头的苦,根本不知道他们这些人的处境,只是站着说话不腰疼、一副恶心嘴脸的说什么好手好脚干嘛不去找工作之类的话。

     宁玄很清楚的知道根本这座城市根本没有他们嘴里说的那些工作,因为在这座城市里没有工作的人太多了,这其中大部分都是有家可回、能穿干净衣服上街的人。有这样优质、干净的“待业”群体,那些餐厅的老板又怎么会招聘这种在街头流浪、连干净衣服甚至连身份证明都没有的人呢……

     就像白羽说的,生存的资源很紧张,只不过这些人并不知道而已。

     “就是啊,这种人就是社会的败类。”

     “赶紧找警察来吧,把这种人抓起来,最好直接枪毙了,免得影响社会治安。”

     找你MB,宁玄真的忍不住发火了,抬头对周围的人吼道:“都给我闭嘴!有你们什么事!滚!”

     在旁边围观的人没想到这个年轻人会忽然发火,一时间都愣住了。但紧接着,当他们看清宁玄只不过是一个还不到二十岁的年轻人时,脾气立刻就上来了:“你在吼谁呢!”

     “就是,嘴贱是吧!”

     “能抓个抢钱的还真以为自己了不起了?赶紧报警,把这个人一起给抓起来!”

     “对啊!抓他!”

     “啪——”

     一个突然响起的清亮耳光,让所有人都闭上了嘴。宁玄望着自己左边的一个二十多岁的男人,冷冷地说:“有种你再骂我一句嘴贱。”

     那个男人根本没想到这个年轻人敢动手打人,脸上顿时挂不住了,厉声咆哮起来:“你他.妈的还敢打人——”

     “啪!”回应他的是有一个耳光,宁玄的目光冷冽,脑中不禁响起那晚上电话里司少说的话,开口说道,“我都已经打了,不知道你在跟我啰嗦什么。”

     “我再说一遍,都给我这件事和你们没关系,别来凑热闹。”宁玄怒视在场的所有人,斩钉截铁的吼出一个字,“滚!”

     在场众人都是一愣,然后慢慢的,有一个人离开了,接着是第二个、第三个……刚才还围的密不透风的地方,刚才还一副高高在上的那些人,忽然就都不见了。宁玄就猜到会是这样的结局,这些人,宁玄早已经看透了,厌恶到骨子里!

     重重的哼了一声,心头这口气才算放下。宁玄把那个人手里的钱拿出来还给失主,然后自己走进银行从提款机里拿了六百块钱出来,给了那个流浪者。

     “你走吧,过几天到市中心的北街来,那里有一家新开的咖啡店,我是那里的老板,你来给我打工。”宁玄对他说。

     可他并没有回答宁玄,只是接过宁玄的钱紧紧攥在手里,不停的对宁玄鞠躬感谢,最后被宁玄劝走了。

     宁玄站在原地,心里想着如果有一天自己能有掌管这座城市或者有权力管理这座城市的那一天,一定要改变这种情况,改变那些流浪者的生活。

     再走进银行里,没多久排队就到了宁玄那里。办理贷款的过程乏善可陈,唯一可以稍作笔墨的就是那个女员工在看见宁玄正式猎人证件上的名字时,惊讶的说了一句“原来你就是上新闻的那个人,长得挺帅的嘛”。

     宁玄只随意的陪聊了几句,等手续办好,钱从银行转过来后,就道谢起身离开了。整个过程比宁玄想的要轻松,在自己亮出身份后,银行那边很乐意给自己提供贷款,各种手续和资金分分钟就搞定了。

     “果然还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人好啊,搞点钱都这么容易,要不是我上了新闻,银行那边也不会这么轻易的给我办理吧。”宁玄夹着一张银白色银行卡,这里面的钱足有110万!100用来买店,10万用来做各项启动资金。

     拿着这笔自己有生以来所拥有的最大资产,宁玄不禁轻叹了一口气,仰头望着城市的上空,自语道:“曦丫头,老哥我最多陪你到今年的圣诞节就得离开了,到时候可千万别怪我。”

     收起银行卡,宁玄已经打定了主意。在自己离开之前,从3月到12月这中间的九个月里,自己一定要把这45万的欠款和利息还清,而且还得给宁曦这丫头留最少五万块钱吧,不管怎么说都不能让曦丫头一个人背着这笔欠款。

     九个月,110万!这就是宁玄接下来在江阳市要做的事!

     宁玄想赚到这些钱,来源就只有两条路——做守卫者还有猎人。

     而宁玄万万想不到,白羽竟然会让自己在做上面两件事的同时,还去走第三条路——涉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