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 恋沙客栈
    绫影和卢清晓尾随着梅家商队,也赶在八月十五之前,到了恋沙镇。他们在镇上溜达了一圈,觉得估计要在这里待上些时日,还是找个好点的住所,所以最后选在了各方面条件都不错的恋沙客栈住下。恋沙客栈既然能以恋沙为名,自然是这里最好的邸店,只是这地方毕竟穷乡僻壤,所以比起大城里面客店,设施还是简陋了些。而且八九月份正是天气逐渐凉爽的好时节,来往的商队也很多,绫影他们废了不少口舌,才要到了两间房。两人这些天连着赶了好些路晚上也没怎么休息好,都有些疲惫,所以订好房间之后就各自去休息了。绫影心里知道自己的身子骨,没有看上去那么结实,所以推门进屋之后想都没想就直接往床上一倒。才发现这屋子虽然破了些,床还挺大,于是干脆趟成个大字型,缓解一下全身酸痛。他刚想闭上眼睛小憩片刻,只见有个人砰的一下撞门进来,把绫掌柜吓了一跳。绫影连忙坐起来一看,来者竟是满面惊恐的卢清晓。“清、清晓?你怎么了?”

     卢清晓一把拉起绫影,他面色很是难看,似乎五官都僵在了原地不会动,费了好些功夫才扯开嘴角,颤巍巍的飘出一句:“屋里…屋里有蛇!”那样子到真像是被什么东西缠住了一般,两道长眉死死拧在一起。绫影本就没剩什么力气,知是这么个小事,便有点不耐烦的说:“有蛇你把它砍了不就完了么?”只见卢清晓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一样:“不、不行…我、我怕它咬我…”绫影有点哭笑不得,心说你好歹也是个剑客,怎么怕蛇怕成这样。他也没法子,只好努力的把自己的胳膊腿都重新接回来,拉着卢清晓晃晃悠悠的走向另一间客房。进屋之后他果然看到一条小细蛇藏在桌子底下。绫影反手抽出卢清晓的佩剑,一剑刺去,把那小蛇扎了个对穿,然后又把尸身扔出去。他回身想把剑还给卢清晓,却见他盯着剑尖上残留的蛇血不敢伸手接。绫影彻底没辙了,找了块破布把那青锋剑里里外外前前后后擦了好几遍,然后不由分说的插回卢清晓腰上的剑鞘里,问道:“这下好了吧卢公子?”卢清晓松了口气,连连道谢,然后听绫影又说:“这种小蛇一般都不咬人的。若是再来,你就砍了就是。”说完这句话绫影就后悔了,因为他发现卢清晓听到“再来”两个字的时候,整个人像个炸了毛的猫一样,死死的拉住他的胳膊哀声道:“我、我要跟你在一个屋待着!”绫影本来就因为整日骑马赶路弄得腰酸背痛,再让他这么一拽,胳膊差点脱了臼,赶紧求饶道:“好好好,我陪着你,我陪着你。你先松手…”

     所以等白鹭确认完不儿她们已经顺利安全的进了落梅寨,回来给绫影报信的时候,刚一进屋,就又看到了那个诡异的场景。绫影在床上直挺挺躺着,不过没睡着。卢清晓盘腿坐在边上的椅子上,守着绫影。屋子里安静的,掉跟针都能听见。绫影自己也觉得这屋里的气氛怪异的不得了,看见白鹭进来,有一种得救的感觉,他赶紧爬起来问道:“怎么样,不儿那边情况如何?”白鹭比划了一阵,大意是说那边一切顺利。就是那落梅寨寨大墙高,前后又设有岗哨,自己不太敢靠的太近,还是等晚上再跟他们联系。绫影本就是做了暗访的打算,所以同意了白鹭的建议。此事商定之后,后面就变得比较尴尬了。白鹭一般都会和自家主人住一屋,以便于护卫他。但是卢清晓因为怕极了蛇,怎么也不肯自己一个人住一个屋。但是如果他跟白鹭一起住,绫影这没人陪着他们俩又不放心。最后实在没辙,小白鹭一个人美滋滋的抱着被褥去住另一间房,留下绫影和卢清晓两人面面相觑。

     不过说是面面相觑,也不尽然。绫大掌柜没有那么好的身底,两个来月的奔波让他浑身骨头都散了架,所以简单洗漱之后,就往床上一倒,就算请来如来佛祖,也未必能再把他叫起来。不过绫影还是很知趣的,只占了床的一侧,给卢清晓空出了半张床的位置。但是卢公子却好像不领情,径自盘腿坐在窗边的椅子上,死死盯着那床板,似乎要盯个洞出来。这么多天的相伴而行,让绫影这个人在卢清晓的心中更加鲜活了。他觉得这个绫先生,既不是卢植口中那个笑看世间千层事,弹罢人心万缕愁的风流才子,也不似大哥说的那初见知人短,再见察人心的阴诡之辈,就是个再平常不过的裁缝而已。只是这个裁缝,读的书多了些,阅的人多了些,经的事多了些。他也会哭会笑,生气的时候也不理人,做错事的时候也会小心翼翼的来道歉,饿的时候狼吞虎咽,困的时候蒙头大睡。是个挺可爱的家伙嘛。清晓想到这,不由自主的笑了起来。他活动活动酸痛的脖颈,轻手轻脚的从椅子上下来,坐到了床边上。他望着绫影熟睡的侧脸出了会神儿,然后发现绫影手边有个小本,便偷偷的拿过来翻看。

     小本里面记录着很多花草植物,每一种都描画的很仔细。有常见的莲花、牡丹、芙蓉、翠竹,也有不少的卢清晓不认识的花草。他翻着翻着,发现有一页画的是虞美人。这红的妖娆的美丽花朵,借着一句春花秋月何时了,传遍大江南北。卢清晓一个剑客对这种国家不幸诗家幸的亡国之君没有什么好感,正准备翻过这页,才发现左下角标注了一个小小的不字。他仔细回想了一下,似乎记得第一次见到不儿女装的时候,缀在青丝云鬓上的就是虞美人,才明白这似乎是不儿喜欢的花。后面一页是重瓣山茶,标了个鹮字,清晓心想,这热热闹闹的花,确实跟朱鹮挺像。接下来是白鹭的水仙和青鸳的君子兰,清晓觉得,也是合适呢。再往后翻的时候,卢公子就有些不太开心了,那纸上勾勾点点乃是一簇丁香,旁边注了个镌秀的星字。约是取那丁香繁茂,犹若星河之意。他放下小本,侧头看看身边熟睡的绫影,突然好想把这人拽起来问问,你那个叫星若的弟弟,到底什么来头?他目光不小心扫过绫影鬓角的白发,心中又腾升几丝不解。他蹙着眉头,暗自嘀咕道:究竟是什么样的事,能让你个制衣贩布之人,日思夜想,愁白了少年头呢?沉默了一会,卢清晓感到困意袭来,把小本放回去之前,发现后面好像还有一页。他轻轻翻过一看,是一支玉兰,但是没有写字。卢清晓盯着那页仔仔细细找了一圈,确实没有字,一个字都没有。他只好有点落寞的垂下眼睑,把小本给绫影放回去,熄了灯,轻轻躺下,听着绫影均匀的呼吸声,渐渐的进入了梦乡。那一夜他做了个梦,梦见玉兰花下,梦见绫影修长的脖颈和身上淡淡的清香。总之,是一个他一辈子都不会告诉别人的梦。

     其实在恋沙镇这种人来车往,川流不息的贸易小镇开个客栈,是个挺不错的买卖。雇几个小二拾掇拾掇房间,打扫打扫卫生,客栈掌柜坐那数钱就行了。倘若有心,再请个有些手艺的掌勺大厨,窖藏点好酒,就顺带着把脚店的生意也做了。这般算来,比在那繁华喧闹的东京城里经营个布店,不知道要轻松上多少倍。远远瞄着那跟客栈掌柜打听消息的绫影,卢清晓这么暗自盘算着。那人一觉醒来虽然看上去舒缓不少,面上也有了笑容,但是他眉心隐隐的忧思仍然拢在清晓心头。客栈的掌柜姓刘,自家娘子在落梅寨里做点小工,这恋沙镇好些人家,皆是如此。绫影随便编了个由头,说他们听闻最近会有一批品质上乘的茶饼香料入关,便老远从蜀地赶来,想能分一杯羹,特向掌柜问询哪里更方便打听消息。恋沙客栈虽说每天要接待几十个客人,天南海北的消息皆汇聚于此。但是客栈毕竟有客栈的规矩,不听,不问,不传。所以刘掌柜,就把绫影支去了茶馆,还不能是别的茶馆,非得是那小湖畔的听风楼。听风茶馆是个两层小楼,楼下喝茶,楼上听曲。楼下的茶一文钱一碗,喝一天都没人管你,楼上的茶,十文钱一壶,却只能坐上一个时辰。绫影满腹心事,对什么吹拉弹唱自然毫无兴致,就丢给茶馆小二两文钱拉着卢清晓找个了角落坐下,沉下心来仔细观察着过往行人。

     正如刘掌柜所言,来这听风楼喝茶歇脚的,大都是过往的商队,有胡人,有宋人,也有黑白袍的大食国人。半个时辰的功夫,已经陆陆续续的来了七八波了。虽然大多数时候都是自己人围成一桌说说笑笑侃侃而谈,也少不了些好交际的,喜欢四处走动结识新人,毕竟出门靠朋友。有人走到绫影这边与他攀谈,俩人天南海北的胡侃一通,不多时来人便觉得这来自蜀地卢姓商人是个淳朴的好汉子。只有旁边的卢清晓听得一愣一愣的,这绫掌柜什么时候开始说上蜀腔了?两人说着说着,旁边又凑过来几个,原来竟是蜀地的“老乡”。这几个人叽里呱啦的聊起来,让卢清晓觉得,自己仿佛瞬间到了关外一般,明明都是宋人,嘴里说出来的话却一个字都听不懂。正在卢清晓抓耳挠腮满腹狐疑的时候,茶馆的小二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端了个托盘,盘子里面一碟一碟菱花小饼,每个切成了四块。小二手脚麻利的挨个桌上都放了一盘,嘴里也说着吉利话:“各位客官,正逢中秋吉日,我家掌柜知各位路途辛苦,特送些小点,就算是与大家共贺佳节。”卢清晓盯着那小二看了一会,觉得此人虽然没有武艺,脚底下的功夫倒是一流。不到半盏茶的时间,几十张桌子,就都摆上了点心。聊天的人见来了吃食,也就归了座,那菱花小饼酥皮甜馅儿还挺可口,绫影和卢清晓都开始琢磨要不要打包两块给不儿拿去尝尝。清晓趁那几个人还没回来,拿胳膊肘捅了捅绫影小声问道:“你们刚才叽里咕噜的说了堆什么?”绫影低声答道:“没什么有用的。不过他们说今天晚上附近的酒肆有斗酒。说是酒铺坐庄,一轮一轮的比,输下来的挨罚,最终胜者可在镇上白吃十天。”说完绫影起身离座去了柜台,跟掌柜又买了三块小饼用油纸细细包好,准备带回客栈。

     他这么一岔乎,倒是没让卢清晓问出方言的事,反倒琢磨起斗酒了。等绫影回来,清晓便说:“咱们在这坐了这么半天,除了灌了一肚子水,好像也没什么有用的。这茶楼人虽多,但都是商客,倒不如去那酒肆看看?”他接过绫影手中的点心,作势要打开,被绫影重重拍了下手。卢清晓嘻嘻一笑接着道:“商人要赶路,多半不会大喝。再说停留也不过一两天时间,要那些奖励也没用。所以倒是镇子里的人更会去吧?”绫影也是这么个意思,就点了点头,然后顺势抽了一支桌上竹筒里筷子,在指尖把弄起来。今天一早,他趁卢清晓没起的时候,就吩咐白鹭去联系墨黎谷的线人,估计到了晚上应该能有点消息传回来。茶楼,茶楼这坐着的几支商队,也有贩香的,刚才言语之间他略作探试,落梅寨的货依旧有口皆碑,没有任何关于假货的风声,所以看来他们还有些时间。酒肆,酒肆正如清晓所说,会去斗酒的多半都是本地人,那墨竹筒里的消息,说的是不是跟本地人有关呢?酒这种东西,对绫影来说浅尝辄止还可以,多了肯定是不行的。他也不知道卢清晓的酒量,就算知道也没什么理由让清晓去跟人家拼酒,所以还是先去看看然后静观其变吧。想到这里,绫影停下手中的动作,把那筷子往筒里一掷,转头对卢清晓说:“走吧,先回客栈把点心放下,然后去打听打听酒肆的情况。”

     比起客栈茶楼,恋沙镇的酒馆倒不是很多。一是因为这里偏僻,地方官府乏于在这开设酒楼,二是正如卢清晓猜测的,恋沙镇的繁荣主要靠的是过往的商队,商队又不会喝太多酒,所以都是些脚店兼着卖点酒。有中秋斗酒这个习俗的是个本地人开的老店,名曰不醉堂。掌柜姓余,铺子的生意到他这已经是第三代了。余姓在恋沙镇是个大姓,这中秋斗酒的原来也只是自家人欢度佳节的一种形式。久而久之,来的人越来越多,慢慢就变成了小镇里每年中秋的一个活动,为了让更多的人来凑热闹,时间也往后推了一天,改在了八月十六。这申时还不到,不醉小店堂里堂外都摆上了桌椅。正中间有一能坐二十来人的长条大案,便是斗酒的斗场。这斗酒的规则,绫影也问了,甚是简单,就是从一至百,逢七便过。凡是说出七和七的倍数的,都要挨罚。几圈下来,最后清醒的那个,就是胜者。

     绫影和卢清晓天还没黑就到了不醉堂,店小二得知他们没有参与比赛的打算,便把他们安排在堂内靠窗的一桌。绫影随便点了些酒菜,小二一一记下,就去招呼别的客人去了。不到半个时辰的功夫,暮色渐渐上来,堂里人也越来越多。在长案两侧入座的人也不少。待到酉正斗酒开始之时,屋子里已经挤得连只苍蝇都飞不进来了。今年参与比赛的一共二十六人,在长案两侧一字坐开,每人面前一只酒碗。长案上则摆了十余个三十斤的酒坛子。稍顷,余掌柜满面红光的从内室走出来了。这掌柜年纪不大,三十来岁的光景,先是跟各路高朋拱手客道一番,再又简单重复了一下斗酒的规则,便站到了长案一头,从身后拿出一面小锣。锣声清脆一响,这一年一度的不醉堂中秋斗酒便开始了。这数数的比赛前几轮没什么意思,非得等喝到五六分了,才会出错。但是既然有比赛,就有押宝的,就在绫影他们身边已经有不少人开始赌上了。绫掌柜自是不受这些纷扰影响,慢条斯理的吃着桌上的饭菜,沉着个脸,神情很是严肃。卢清晓不知道绫影脑子里在想什么,偷偷瞄他几眼,便不再扰他,犹自伸长了脖子观察那边的斗酒的情况。他扫了几圈发现一个面熟的身影,回手拉了拉绫影的袖子,凑到他耳边问道:“你看那个白面的,是不是上午的茶馆小二?”绫影循着他目光看去,发现确是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