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4 酒肆斗酒
    那店小二瘦瘦小小的,头上戴个粗布小巾,也不知是不是常年在铺子里闷着不劳作的缘故,倒是没被这烈日狂风给吹黑了,一副细皮嫩肉的样子,跟那一群壮汉挤在一起不怎么显眼。卢清晓是习武之人,对别人的身形步伐比较在意,他上午喝茶的时候就发现这个茶楼小二的脚上功夫好的出奇,所以留了几分心思。长案上此时已经转了十来圈了,大家都多多少少喝了些,那二十几个参与斗酒的人,面色却是各不相同,有的红有点白,还有的一如常态,甚是有趣。又过了一会儿,只听咣当一声,一个方脸的汉子醉倒在了长案上。待看客们哄笑一番之后,余掌柜派了几个杂役把那醉汉搀走,扶到外面过过风,休息休息。比赛依旧如火如荼的进行。卢清晓一直盯着那个小二,发现这人还挺聪明,斗到现在,也就喝了四五碗,倒像是个能赢的主儿。随着酒越喝越多,余掌柜的小锣也越敲越密,半个时辰之后,又倒下去几个。长案上斗酒斗的精彩,看客们的小赌局也开的热闹,每醉倒一个人,都是一片欢呼一片骂,还真有几家欢喜几家愁的架势。卢清晓本来想去参与一下,押注那个茶楼小二。他偷偷瞄了眼绫影,见绫先生铁着张脸不知道那心里面又跟谁过不去呢,就不敢吱声了。又过了大半个时辰,桌上就剩六个人了。赛程愈见紧张,不醉堂里反倒安静了下来。

     余掌柜见场面已经白热化了,敲了三下锣暂停了比赛。他说要加一条新的规则——出错的人,可以有两个选择:要么给大家讲个自己经历过的恐怖的事儿,要么连喝两碗。恋沙镇这个地方虽在商道上,但是毕竟偏僻,各种妖魔鬼怪的民间故事也少不了。所以这一场斗酒就变成了试胆大会。围观的看客们见掌柜加了规则,得知这下不仅能看热闹,还能听故事,自然高兴的很。只是案桌上的六个人却是喜忧参半。留下的这几个人,要么是酒量真好,要么是脑子够快。脑子快的当然喜欢这新规则,只消得编几个故事,便可躲过两碗酒。只不过他们没料到,自己已经喝得七八分醉意了,哪还有什么头脑去编故事,能把话说利索了都算能耐,所以真到数错数要挨罚的时候,大家还是不约而同的选择了喝酒。这罚的酒从一碗变两碗后,很快又有三人倒下。剩下的那三个,一个身强力壮,是镇子上的屠户。一个弱不禁风的茶楼小二,还一个附近客栈的账房先生。等到屠户醉倒了以后,茶楼的小二也出了错。可能是小二知道自己再喝下去就真扛不住了,便死撑着精神,大着舌头给讲了个故事。

     按说这人天天在茶楼里面听百家言,是有不少故事可讲的,他却说他在一月黑风高夜,送货送到了一家坟冢。似乎怕是别人听了不信,他还努力的加了不少细节。“我那时候在个茶叶铺做活儿。铺子有个老主顾,据说是个四进的大宅的老爷。那家一家老小丫鬟家丁,住着好几十口人。那老爷喜欢喝茶,常差人来我们店里买茶叶,赶上没货的时候就现付了定金,隔日来取。有一日,那家中下人来买雅安露芽正赶上缺货。便留了现钱,我家掌柜让他明日来取。可是到了第二天,他一直没来。掌柜想讨好一下这个老主顾,便让我给人家送去。他家住在镇子东北的小山上,我一路走,一路觉得邪性。这路上不仅没人没车没马,连鸟叫都听不到。等我按照掌柜的条子寻到地方的时候,发现老大的一个庄子,却是空空如也。我壮着胆儿推门进去一看,所有的物件家什,连那桌上茶杯里的水都在,就是没有半个人影。我心里害怕,再加上天也要黑了,便把茶叶留下,然后走出了那空屋。出了门我又寻思着,应该把茶叶带回去,万一是掌柜给错了方位呢。等我再回头一看,好么!那硕大的庄子,竟化作了一片焦土,里面还竖着无数大大小小的坟冢,吓得我一口气跑回了镇子。”小二讲完这个故事,不醉堂的客人们都倒吸了口凉气,然后议论纷纷起来,都觉得这经历还真是恐怖。余掌柜敲了两下锣,示意比赛继续进行。最后账房先生因为没有小二的口才,醉倒在了最后的两碗酒上。大家欢呼雀跃的,把茶楼小二扔了起来,也算是庆祝这一年一度的斗酒,顺利结束。卢清晓看到这个场景有点后悔,觉得自己还不如趁着刚才下一注,没准还能挣点酒钱。

     斗酒结束了,不醉堂里的客人们也都三三两两的散了。都说十五的月亮十六圆,初秋的傍晚,凉意习习,卢清晓跟着绫影离了不醉堂溜溜达达的往恋沙客栈走。这一下从吵得能炸了脑浆子的热闹环境,转到宁静安逸的青石小路,清晓觉得还真有点不习惯。他活动活动筋骨,晃悠晃悠脖子,然后扭过头去对着绫影,想跟他说些什么。清晓稍做嘀咕,小心道:“云…云翳…你说,这世上到底有没有鬼啊?”绫影低着头没吭声,黑灯瞎火的也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也幸亏看不清楚,不然就凭绫影现在这副阴的要吃人的模样,卢清晓非得拦着他刨根问底问个一清二楚不行。像,实在是太像了。刚才茶楼小二信口雌黄的那一堆,虽然什么一间大宅顷刻间化为坟冢肯定是胡诌的,但是那方位,那细节,就连雅安露芽这味茶,都与当年归云山庄的情况别无二致。但是对不上,年纪对不上。那茶楼小二看上去也就刚到及冠之年,就算他保养的再好,那归云山庄出事已经是近二十年前了,他总不能返老还童吧。既然不可能是亲身经历,那多半是听人说的。茶楼来来往往的客人这么多,到底是听谁说的呢?绫影觉得好不容易抓到的线头,仿佛又要断,脑袋里嗡嗡作响,烦的厉害。但是转念又想到,白鹭一早就去联系墨黎谷的线人了,没准到了客栈能有什么消息传回来,还是等等再看。况且绫影现在脑子里一团乱麻,这般焦躁的心态,万一让卢清晓觉得有什么不对劲问起来,他一时也编不出什么好借口。所以还是先沉住气静下心,免得让身边的人瞧出什么端倪。

     绫影平复了一下心事,琢磨琢磨,缓缓开口回答道:“有啊。人舍情义,便行鬼事。这世间千万丑恶污秽之事,不都是化作鬼的人干出来的么。”卢清晓正揣着自己的小心思,专心踢着脚底下的石头子,听绫影冷不防的冒出这么一句反倒吓了个激灵。他一脸疑惑的看向绫影道:“我觉得你今天自打进了这个不醉堂就奇奇怪怪的…该不会让什么东西附了身了吧?”绫影一把拉过卢清晓在他耳边轻言轻语的说道:“卢公子,人家是你昨天砍死的那小青蛇…我与你无仇无怨,你何故杀我…?”说完他伸出手指在卢清晓脖子上轻轻划着,还咧开嘴发出嘶嘶的声音。卢清晓被他吓得魂都快出来了,他一把推开绫影,没命似的往客栈飞奔而去。留绫影一个人在后面捧着肚子哈哈大笑,笑的差点喘不过气儿。小白鹭坐在恋沙客栈等着这俩人回来。他看卢清晓一个人跑回来却把自己主人丢在后头很是不满。好在没过一会绫影就捂着笑疼的肚子颤悠悠的出现了。绫影随便找了个椅子坐下顺了顺气,然后揉着笑的酸痛的腮帮子问道:“我说清晓啊,我真的很想知道,你到底为什么这么怕蛇啊?”卢清晓闪身躲到白鹭后面异常认真的回答说:“我不告诉你!我要是你告诉你了,你非得整死我不行。”“卢公子啊,你也太看不起我了。我怎么会是那种人呢?我明明是不知道为什么,也能整死你才对啊?”绫影眨巴着眼睛,做出一副天真无邪的样子。卢清晓后背一阵寒颤,才明白不儿那一身噎人的本事是师承何处,简直就是有其兄必有其妹。他连连求饶,然后就夹着尾巴躲去客房睡觉了。

     支走了卢清晓之后,绫影给白鹭使了个眼色,带着他进了另一间客房,询问白天的进展。白鹭从怀里掏出一黄一黑两个竹筒递给绫影。这墨黎谷的竹筒颜色越深代表消息越重要。这重要既可能是内容紧要,也可能是可信度高,就得通过内容来判断了。黄竹筒里写的是三天后戌时来见,黑竹筒里写了三个字:听风楼。绫影略加思索了一下,就把纸条烧了,把竹筒还给了白鹭,然后在他耳边低声吩咐了什么。白鹭点头答应之后,绫影就把他留下,回了自己的屋。进门之前,他又深吸一口气,强打起精神,觉得没问题了,才推门进去。他进屋之后,看到卢清晓已经躺下休息了。那青锋长剑照例让他压在枕头下面。清晓听见绫影进来,眼皮动了动但是没理他,仿佛还在赌气。绫影见他噘着嘴装睡的样子确实可笑,便又忍不住笑出声来。“笑笑笑,有什么可笑的。人总有点怕的东西吧!”卢清晓睁开眼睛,狠狠的剐了他一眼。绫影自知理亏,赔了两句不是,脱了外衣躺在了清晓旁边,然后敲了敲他的胳膊说:“好啦,我知道错了。别生气啦?”“你保证以后不提这事儿,也不许告诉不儿姑娘。”卢清晓真怕这兄妹二人合起伙来整他,那他真是有多少命都不够使。绫影一一应下,说明天一早还得继续出去打探情报,便早早睡了。

     半夜里,卢清晓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随便伸手往边上摸了摸。这一摸可不要紧,他发现旁边竟然是空的。清晓惊出一身冷汗,顿时睡意全无。他翻身下床掌上灯,才发现不仅人,旁边椅子上的衣服也不见了。他一把抓起青锋剑,闪身出了屋子跑到另一间客房,先轻轻叩了叩门,见里面没动静,打开一看,也是空空如也,不见了小白鹭的身影。卢公子这下不高兴了,悻悻的回到房间,琢磨起来。这绫影跟白鹭都不见了,估计是撇下自己去查什么东西去了,清晓暗自嘀咕道。但是他们千里迢迢来这恋沙镇不是为了查卢家香的事儿吗?那既然如此,有什么理由扔下自己这个卢家人呢?再说这恋沙镇总共也没多大,白天里走访走访不就行了,干嘛非得半夜三更的出去?清晓想不明白这些,心中一股烦躁。他在屋中踱了几步,暗自叹了口气道:诶,甭管他去查什么,好在还知道带上白鹭,至少不用为他安危操心。既然他们有意避开我,我也不知道他们去哪了,还是踏实睡觉,明早再说吧。想到这,卢清晓觉得确无他法,便灭了灯,复又躺回床上。但是他心里头又是不安又是焦急,翻来覆去的,根本睡不着。

     此时,绫影带着白鹭,正猫身在听风楼的墙根下,竖直了耳朵听着里面的动静。似乎是茶楼掌柜和小二在说话。先听得一阵呕吐声,茶楼掌柜的话就传了出来:“我说你这孩子怎么这么不要命。你就真不怕把自己喝出个好歹来。”掌柜说完,给小伙计喂水拍背,在亲自照料他。那小伙计吐完之后,酒也醒了不少,只是说话还是乌里乌涂的听不清晰。绫影他们仔仔细细听了一会,才大概明白,那小二好像有个相好的娘子叫杏儿,中秋之后那小娘子要过生辰。小伙计没什么积蓄,就想趁着这次斗酒赢下一顿饭,好带自己的心上人吃顿好饭,倾诉心声。接着又听那掌柜说:“不就是个女人。何苦这么拼命。”那小二苦笑道:“掌柜的有美娇娘陪伴左右,自然不能懂我的凄苦。”“你这兔崽子,休得胡说。哪有什么美娇娘!”听那语气,好像很是不满。眨眼又听他补充道:“你这个一喝多了就口没遮拦的毛病,早晚得把自己害死。”之后又听得窸窸窣窣几声响,屋子里便没了声音。多半是那主仆二人各自歇息了。绫影跟白鹭又蹲在那听了一会儿,见确实没动静了,才悄悄离开。绫影没有内力施展不了轻功,若不是因为白鹭口不能言没法转达这么复杂的对话,他本不会来冒险跑这一趟,不过好在还是有点收获。这掌柜身边的美娇娘,便是下一个值得一查的人。

     两人怕被卢清晓发现,不敢耽搁,暗夜疾行赶回了客栈。绫影轻轻的推开一条门缝,然后蹑手蹑脚的溜进屋。卢清晓闭着眼睛躺在床上,听见有动静,偷偷扫了一眼,见是绫影回来了,终于放了心。绫影悄悄关上门,迈着大步跨到床边,小心翼翼的躺了回去。他在脑袋里把今天事儿从头到尾走马观花过了一遍,虽然收获不多,但是聊胜于无。安静下来以后,绫影觉得有些疲惫,他瞄了眼缩在旁边稳稳睡着的人,心里却不由得升起丝暖意。就好像等自己翻过这些迷雾缭绕的崇山峻岭之后,有个人在路的尽头,提着盏灯等着他一般。那温暖的灯光,仿佛涤净一切的清泉,能洗去满身的污垢,柔柔的映在自己心间。想到这里绫影又坐了起来,慢慢伸手过去,捏住清晓的衣袖,在指尖轻轻摩擦。卢清晓突然转了个身,看见绫影呆呆的坐在那,便睡眼惺忪的问他:“大半夜的你不睡觉,坐这儿发什么呆?”绫影看他那迷迷糊糊的样子觉得可爱,不由抬手摸了摸他的头说:“没什么。刚做了个噩梦,醒来发现你在身边,觉得挺好…睡吧,明天早起还一堆事儿呢。”说完绫影淡淡一笑,拉上被子躺好,转过身,踏实睡去。只剩下可怜的卢清晓,刚攒的那点睡意,被他这一句觉得挺好,惊的一丝都不剩。